地方性风电“竞价”办法相继出台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经过数月的征求意见和调整,风电“竞价”的首个地方实施细则正式出台。日前,广东省能源局印发《广东省海上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办法(试行)》和《广东省陆上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办法(试行)》(以下简称“试行办法”)。

  与此同时,宁夏发改委也印发了《宁夏风电基地项目2018年度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办法》。这一南一北两份风电“竞价”细则,将为其他省市的竞争性配置风电项目提供范本和参考,因此备受业内关注。

  今年5月,《国家能源局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国能发新能〔2018〕47号)(以下简称“47号文”)下发,以竞争的方式配置风电项目和竞价上网成为行业新趋向。根据这一通知,实施细则将由各地能源主管部门制定。

  广东、宁夏出台的“竞价”细则正是基于上述47号文,其目的是引导风电产业升级和降低成本,提高国家补贴资金使用效率。

  为推动广东海上风电集约化、规模化开发,考虑到海上风电开发难度大、风险高、投入大、要求高,试行办法对参与广东省海上风电项目竞争的投资企业综合能力、设备先进性、技术方案、申报电价等设定权重,综合评分,并以承诺上网电价为重要条件。针对集中式陆上风电项目建设投资较大、技术要求较高等特点,通过竞争性配置方式,对拟参与广东省陆上风电建设企业的整体实力、设备先进性、技术方案、申报电价等因素综合评分,进行遴选确定,同样以承诺上网电价为重要条件。

  宁夏自治区发改委称,通过竞争性配置资源,按照公平公正的原则选择有投资能力、技术水平高、创新能力强、讲诚信的企业获得宁夏集中式风电项目建设规模,在坚守生态红线的前提下,引导风电产业升级和成本降低。与广东类似,宁夏的“竞价”细则同样以承诺电价为重要竞争条件。

  两地的“竞价”细则所遵循的的基本思路也一致,概括而言,即:科技进步、成本下降和资源的综合利用。

  不过,由于两地实际情况不同,在评分项目和权重占比上略有差别。比如,地处西北的宁夏,此前饱受弃风限电的困扰,因此更看重风电项目接入消纳条件,此项占比10分,高于广东省的该项占比。

  广东是全国第一个出台风电“竞价”实施细则的省份,今年8月就曾发布征求意见稿,因此,相对宁夏的“竞价”细则,更受业内关注。

  “广东此前发布了宏大的风电发展规划,市场前景诱人,而宁夏地区趋于饱和,因此,企业普遍更关注广东的竞价方案。”一位风电开发企业相关负责人说。

  一位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相比此前的征求意见稿,广东省竞价试行办法对一些细节进行了调整,但并没有实质性改动。”

  记者对照发现,相比征求意见稿,试行办法更看重风电消纳。按照试行办法,海上和陆上风电六大指标中“接入消纳条件”指标打分的最高分从征求意见稿的均是5分,分别提高到6分和7分。

  同时,“设备先进性”的细项分数也进行了调整。征求意见稿中“风电机组单机容量5兆瓦及以上,得3分。风电机组已通过型式认证,得3分。”在试行办法中,修改为“风电机组单机容量5兆瓦及以上得4分。风电机组已通过型式认证得2分”。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通常,风机单机容量大小应由项目投资方根据其项目场址条件、技术方案、投资收益等各种因素综合判断并自主选择,不能简单地认为大容量机组就一定比小容量机组好。而根据国际经验,欧洲各国评标不会将机组容量作为评分条件,大多数开发商倾向于选择大机组也是出于对各方面权衡之后的市场行为。

  试行办法中,“企业能力”的“业绩”一项规定,在国内投资建设海上风电项目,已核准装机容量达到50万千瓦得4分,达到100万千瓦得6分,达到300万千瓦得8分。在广东省投资建设海上风电项目,已核准装机容量达到20万千瓦得3分,达到50万千瓦得5分,达到80万千瓦得7分。在广东省投资建设陆上风电项目,已建成装机容量达到10万千瓦得1分,达到20万千瓦得3分,达到30万千瓦得5分。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试行办法考虑项目运行业绩的思路值得肯定。但现阶段,在国内海上风电投资方经验比较匮乏的情况下,把不能代表海上风电建设和运营能力的项目核准业绩和陆上风电业绩作为评分指标,还赋予了20分的高分值占比,似乎有些不妥。

  无论是广东的实施细则,还是宁夏的实施细则,承诺上网电价都是最重要的考核指标,这与国家能源局的思路一脉相承。电价部分的评分所占权重大,其得分直接决定了开发商能否胜出。

  广东省试行办法中,陆上风电申报电价打分标准和海上风电打分标准相同,降价超过0.02元/千瓦时部分的加分幅度减小。如申报的电价较标杆电价降0.04元/千瓦时,按之前的征求意见稿打分能达到50分,试行办法打分仅为31分。

  有观点认为,1分钱的电价差异对风电项目收益的影响是巨大的。投标方宁可在别的评分项做足功课,也不会为了增加这1分而降低2分钱的电价。这使得竞标方无法报出更有竞争力的电价,不利于拉开差距。

  申万宏源研究认为,申报电价边际得分逐级递减,遏制了竞争企业为争取市场开展恶性价格竞争的潜在风险,为企业保留了盈利空间。西部证券也认为,这表明政策不鼓励运营商在电价上过度竞争。

  “考虑到上网电价降幅高于0.02元/千瓦时后边际得分骤降20倍,预计广东省风电上网电价下降空间约为0.02元/千瓦时。”申万宏源分析认为。

  经过数月的征求意见和调整,风电“竞价”的首个地方实施细则正式出台。日前,广东省能源局印发《广东省海上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办法(试行)》和《广东省陆上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办法(试行)》(以下简称“试行办法”)。

  与此同时,宁夏发改委也印发了《宁夏风电基地项目2018年度风电项目竞争配置办法》。这一南一北两份风电“竞价”细则,将为其他省市的竞争性配置风电项目提供范本和参考,因此备受业内关注。

  今年5月,《国家能源局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国能发新能〔2018〕47号)(以下简称“47号文”)下发,以竞争的方式配置风电项目和竞价上网成为行业新趋向。根据这一通知,实施细则将由各地能源主管部门制定。

  广东、宁夏出台的“竞价”细则正是基于上述47号文,其目的是引导风电产业升级和降低成本,提高国家补贴资金使用效率。

  为推动广东海上风电集约化、规模化开发,考虑到海上风电开发难度大、风险高、投入大、要求高,试行办法对参与广东省海上风电项目竞争的投资企业综合能力、设备先进性、技术方案、申报电价等设定权重,综合评分,并以承诺上网电价为重要条件。针对集中式陆上风电项目建设投资较大、技术要求较高等特点,通过竞争性配置方式,对拟参与广东省陆上风电建设企业的整体实力、设备先进性、技术方案、申报电价等因素综合评分,进行遴选确定,同样以承诺上网电价为重要条件。

  宁夏自治区发改委称,通过竞争性配置资源,按照公平公正的原则选择有投资能力、技术水平高、创新能力强、讲诚信的企业获得宁夏集中式风电项目建设规模,在坚守生态红线的前提下,引导风电产业升级和成本降低。与广东类似,宁夏的“竞价”细则同样以承诺电价为重要竞争条件。

  两地的“竞价”细则所遵循的的基本思路也一致,概括而言,即:科技进步、成本下降和资源的综合利用。

  不过,由于两地实际情况不同,在评分项目和权重占比上略有差别。比如,地处西北的宁夏,此前饱受弃风限电的困扰,因此更看重风电项目接入消纳条件,此项占比10分,高于广东省的该项占比。

  广东是全国第一个出台风电“竞价”实施细则的省份,今年8月就曾发布征求意见稿,因此,相对宁夏的“竞价”细则,更受业内关注。

  “广东此前发布了宏大的风电发展规划,市场前景诱人,而宁夏地区趋于饱和,因此,企业普遍更关注广东的竞价方案。”一位风电开发企业相关负责人说。

  一位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相比此前的征求意见稿,广东省竞价试行办法对一些细节进行了调整,但并没有实质性改动。”

  记者对照发现,相比征求意见稿,试行办法更看重风电消纳。按照试行办法,海上和陆上风电六大指标中“接入消纳条件”指标打分的最高分从征求意见稿的均是5分,分别提高到6分和7分。

  同时,“设备先进性”的细项分数也进行了调整。征求意见稿中“风电机组单机容量5兆瓦及以上,得3分。风电机组已通过型式认证,得3分。”在试行办法中,修改为“风电机组单机容量5兆瓦及以上得4分。风电机组已通过型式认证得2分”。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通常,风机单机容量大小应由项目投资方根据其项目场址条件、技术方案、投资收益等各种因素综合判断并自主选择,不能简单地认为大容量机组就一定比小容量机组好。而根据国际经验,欧洲各国评标不会将机组容量作为评分条件,大多数开发商倾向于选择大机组也是出于对各方面权衡之后的市场行为。

  试行办法中,“企业能力”的“业绩”一项规定,在国内投资建设海上风电项目,已核准装机容量达到50万千瓦得4分,达到100万千瓦得6分,达到300万千瓦得8分。在广东省投资建设海上风电项目,已核准装机容量达到20万千瓦得3分,达到50万千瓦得5分,达到80万千瓦得7分。在广东省投资建设陆上风电项目,已建成装机容量达到10万千瓦得1分,达到20万千瓦得3分,达到30万千瓦得5分。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试行办法考虑项目运行业绩的思路值得肯定。但现阶段,在国内海上风电投资方经验比较匮乏的情况下,把不能代表海上风电建设和运营能力的项目核准业绩和陆上风电业绩作为评分指标,还赋予了20分的高分值占比,似乎有些不妥。

  无论是广东的实施细则,还是宁夏的实施细则,承诺上网电价都是最重要的考核指标,这与国家能源局的思路一脉相承。电价部分的评分所占权重大,其得分直接决定了开发商能否胜出。

  广东省试行办法中,陆上风电申报电价打分标准和海上风电打分标准相同,降价超过0.02元/千瓦时部分的加分幅度减小。如申报的电价较标杆电价降0.04元/千瓦时,按之前的征求意见稿打分能达到50分,试行办法打分仅为31分。

  有观点认为,1分钱的电价差异对风电项目收益的影响是巨大的。投标方宁可在别的评分项做足功课,也不会为了增加这1分而降低2分钱的电价。这使得竞标方无法报出更有竞争力的电价,不利于拉开差距。

  申万宏源研究认为,申报电价边际得分逐级递减,遏制了竞争企业为争取市场开展恶性价格竞争的潜在风险,为企业保留了盈利空间。西部证券也认为,这表明政策不鼓励运营商在电价上过度竞争。

  “考虑到上网电价降幅高于0.02元/千瓦时后边际得分骤降20倍,预计广东省风电上网电价下降空间约为0.02元/千瓦时。”申万宏源分析认为。